护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其实你不懂爱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7:12 阅读: 来源:护腿厂家

短信铃声响了,柳惜敏来不及洗手就从卫生间里窜出来,可是刚一掀起手机盖,不提防被几个字刺痛了眼睛。

“你想太多了!”,柳惜敏等了整整一个晚上,没想到等来这么一句,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可就是这么一下,她马上自我安慰:骂我证明他还在乎我。想到这里,柳惜敏的心情紧跟着阴转晴,把嘴唇贴在手机屏幕上,一个字一个字的亲吻着聂寻回复的短信。

我并没有对你说过“做我女朋友”之类的话,怎么你这么自以为是?聂寻重重的阖上手机盖,继续往前开车。他正在送这一晚相亲的对象懿柏回家,可是柳惜敏的短信一大堆一大堆砖块一样扔过来,叫他烦不胜烦。说起来,聂寻和柳惜敏也只是偶尔吃顿晚饭看场电影,比起其他异性朋友互动稍微多一些罢了,而且每次都是柳惜敏主动打电话约他,如果柳惜敏不主动邀约,聂寻就按兵不动,象个陀螺那样抽一下转一下。说起来,聂寻长得不是很帅,和180公分身高相匹配的是那管特别长的鼻子,从山根处一直拉下来,压得上嘴唇翘得直往上翻,象受了什么委屈却又说不出来,特别惹女人怜爱,再加上奥迪A8和路虎越野车两辆车轮换着开,身边总也少不了几个女人围着。聂寻把暧昧的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不温也不火,眼看拖到三十岁终身大事还没个着落,他不着急,可急坏了他妈妈,三天两头安排他去相亲。

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心理问题真是不少,聂寻一边开一边想,脑筋随车轮一起转动:要真的娶了柳惜敏这样神经质的人做老婆,等于在自己的身边安装了一枚定时炸弹,生活的平静将彻底被颠覆。想到这里,聂寻转过头去看懿柏。在迷离的霓虹灯照耀下,懿柏腮帮子上的梨涡越旋越深,聂寻身不由己被吸了进去,在里面浮浮沉沉。

车子徐徐开进懿柏家的小区里停下来,懿柏的一只脚刚跨出车门,还没来得及踩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聂寻猛地转身拉住她的胳膊,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

懿柏好比一道亮丽的彩虹,在聂寻的世界里横空出世,令他感觉生活中比以往多了许多的色彩。柳惜敏不知情,继续短信轰炸,可是每一条信息发过去都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一个休息天,聂寻突然想起老家白芙蓉村,爷爷在世的时候提了无数遍,但是他从来没有去过,于是就带懿柏一起去找,想过一把乡村生活的瘾。

“你真坚强,这么颠簸都没吱一声,现在都市里难得碰到象你这么纯朴的好姑娘了!”聂寻说着拉起懿柏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一路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找到白芙蓉村。村里人都已经陆续搬走了,古老的村落变成了一座空城,在阳光的照射下,寥落中别有一番宁静的气度。聂寻牵着懿柏的手,在纵横交织的小巷里踟蹰,看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隐隐约约倒映出天上的流云。不知不觉来到聂氏祠堂门口。聂氏祠堂是白芙蓉村最大的祠堂,虽然在岁月的侵蚀下,难掩沧桑,但是依然不变雄伟壮观的气派。

聂寻兴奋地端起摄影机东拍拍西照照,镁光灯一闪一闪,懿柏的脸上跟着一阵一阵的变着颜色。

走进院子里,迎面一株光秃秃的芙蓉树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树叶已经全部掉光,连树皮也都没了。

聂寻轻轻抚摸着树干,怜惜地说:“听我爷爷说,这株芙蓉还是祠堂刚建立的时候种的,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可惜这么长的时间里没人照料,想必已经死了很久了吧?”

不料懿柏听到一个“死”字,霎时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欲坠往下倒。聂寻急忙转身抱住她,却扑了个空,两只手左右交叉抱住了自己的胳膊。聂寻心里一惊,定睛细看,懿柏明明就在自己的怀里,怎么抱着却象没有抱着一样?由于情势危急,聂寻来不及想那么多,只顾着害怕,很怕就这样失去懿柏。

“懿柏啊懿柏,求求你醒一醒,快醒一醒!我不能没有你!”聂寻急得一把抓起懿柏的手,可是却握成了一个拳头,眼前的懿柏仿佛成了一团空气。恐惧冒上来,紧紧的缠绕住聂寻。聂寻把懿柏往地上一扔,转身一溜烟跑出村子,一口气跑到村口,钻进车里,拼命踩油门。曾经的美感荡然无存,眼前的白芙蓉村俨然成了阴森森的鬼城。

车子箭一样射出去,扬起漫天的尘土,模糊了前方的道路。聂寻顾不了那么多,只管往前冲,一心只想摆脱。突然,车窗里伸进来一只手,笔直地朝聂寻的脸上摸过去。聂寻吓得不敢回头看个仔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进来后已经把门窗全部都关紧了。

随着一股温暖的气息,一个声音低沉而又温柔的说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怎么忍心伤害你呢?”

是懿柏的声音,曾经这个声音贴在自己的耳畔喃喃细语。聂寻想起和懿柏耳鬓厮磨的情景,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了,意识轰然倒塌,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车盘上,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开了:没想到自己千挑万选,却爱上了一个鬼!

白色的芙蓉花开了,一簇簇一团团,如云似雪。白芙蓉村最美丽的女子白芙蓉一路循着花香悄悄溜进聂氏祠堂,和聂家才子聂希利在芙蓉树下相遇了,并且深深相爱了。然而一年以后,当芙蓉树又一度开花的时候,这一对有情人在芙蓉树下分道扬镳。聂家举家搬进城里,把白芙蓉村远远的抛在了身后,也抛下了已经怀有身孕的白芙蓉。白芙蓉一口气上不来,吊死在芙蓉树下,脚下一片泣红。白芙蓉的灵魂晃晃悠悠到了奈何桥边却踌躇不前,对聂希利的眷恋使她不惜违背冥界的规定,毅然转身折回阳间,投入到寻找聂希利的茫茫人海里。可是等她餐风露宿、历经坎坷终于找到聂希利的时候,他早已经死了,代替他出现在懿柏眼前的是和聂希利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的聂寻。四目交投的那一霎,仿佛又回到白芙蓉树下,懿柏把一腔的爱恋全部倾注到聂寻的身上。为了接近聂寻,白芙蓉擅自变回人形,变成懿柏,去和聂寻相亲,并且使尽浑身解数让聂寻爱上自己。在这期间,阎罗再三命令她回到冥界,可是她为了爱情不惜冒险和阎罗对抗,甚至放弃了投胎重生的机会。阎罗于心不忍,只得把时间一再往后推。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爱情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阎罗临别前赠言给白芙蓉。

可是那个时候的白芙蓉已经爱得走火入魔,爱到忘了自己,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呢?

今天到了芙蓉树下,勾起伤心的回忆,懿柏一时不能自已,灵魂脱壳而出,直接过了奈何桥。可是回去的路上又不放心聂寻,怕他吓坏了,于是向阎罗请了一个小时的假,赶回来安慰聂寻。没想到再见面时,聂寻已经变得和平时换了一个人似的,甚至令她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你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聂寻大叫,车子裹着风沙团团转。

“我是真的很爱你,而且我们彼此深深的相爱,不是吗?”懿柏哭了,眼泪一滴滴滚烫的落在聂寻的脸上。

“滚!你给我滚远点!滚得远远的!我再也不要看到你!”聂寻直着脖子大喊大叫,嘶哑的声音一刀刀割破了懿柏的心。

懿柏的眼泪瞬间枯竭,她骤然醒悟过来:有些爱根本不值得拿性命去交换。

懿柏头也不回的走了,彻底告别了人间。

风沙渐渐散去,柳惜敏的一双大眼睛指示牌一样在聂寻的眼前打晃,目深似井,仿佛里面有舀也舀不完的月光,和道路两旁在树叶上跳舞的阳光比起来,别有一番静谧的意境,静得能够掐出水来。

聂寻直接把车开到柳惜敏的家里,可是任凭他怎么叫,柳惜敏就是不开门。

聂寻灵机一动,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柳惜敏,问:“我可以进去坐一坐吗?”

柳惜敏很快就回复过来,说:“其实你不懂爱情。”

聂寻恹恹的离开了,柳惜敏趴在窗前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车慢慢的驰出视线之外,想起一直以来被聂寻冷落的滋味,想起每天一遍又一遍的亲吻着聂寻唯一回复她的短信“你想太多了”,失声痛哭。她还是很爱聂寻,这份爱甚至已经成了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她不想再受伤了,一颗破碎的心再也承受不起任何的折磨。

“爱情不是伤害,爱一个人就要给对方幸福。其实茫茫人海到处充满了爱,就看你怎么去把握。”柳惜敏在手机里按下这几个字,保存在文档里,存进了自己的心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