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水北调中线水质未达标来水少水权存争议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3:32:58 阅读: 来源:护腿厂家

南水北调中线:水质未达标 来水少 水权存争议

原标题:南水北调中线三忧:水质未达标 来水少 水权存争议

9月10日,在河南湖北交界处、亚洲最大的人工淡水湖丹江口水库东岸、河南省淅川县九重镇陶岔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渠首水利枢纽工地上,已不见了往日的繁忙。大坝主体工程已然完工并已蓄水,渠首工程计划今年11月全部完工。

所谓渠首工程,即引水工程的水利枢纽,因其位于引水渠道之首,故称渠首。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完工后,陶岔渠首将成为向中国北方京津冀豫等地区送水的“水龙头”。

根据中线一期工程规划,2014年10月,丹江口水库陶岔渠首将正式供水,全程1276公里,陶岔渠首年平均调水量为95亿立方米,枯水年为65亿~70亿立方米。

二期工程在一期工程的基础上扩大输水能力,陶岔渠首引水规模扩大到年平均调水量为130亿~140亿立方米。除满足受水区范围内京津等大中城市用水外,可兼顾生态环境和农业用水。二期工程将根据受水区的实际需要,在2030年前后开工建设。

要调干净的水,要保证一路上水不能脏。这是南水北调的基本原则。为此,国家先后批复了丹江口库区及上游水源区污染治理和水土保持、经济社会发展的“十一五”和“十二五”规划,专门划定了一级和二级水源保护区。根据规划,在2014年中线通水前,丹江口水库的水质要达到二类,2015年末直接汇入水库的主要支流,其水质不能低于三类。

然而,根据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保局丹江口分局提供的信息,目前进入库区的神定河、泗河、犟河、老灌河等河流污染严重,为五类或劣五类水。9月13日,记者在十堰市污水处理厂的神定河出水口处看到,处理完的水排到河中和河内的水形成两种不同的色泽,排出的水清亮,而河道里从上游流来的水是黑水。另外,淅川县城区每年40%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入老灌河。由于老灌河污染严重,河水富营养化程度很高,远远就能看到河面上生长出了许多红色藻类植物。

另外,近年来,由于丹江口水库上游雨量减少及用水量增加等因素,库区来水量低于多年平均来水量,有可能导致南水北调的供水量不确定。据权威预测,严重枯水期可能就无水可调。

此外,陶岔渠首水源管理权至今仍是悬念,地方政府、中线水源公司、汉江集团等之间的争夺还在继续。而更高层面,水利部、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之间的博弈依然没有定案。

明年通水在即,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的水质、水量、水权“三忧”仍待解。

记者手记

十堰水质为何不能透明?

9月13日早晨八点半,记者赶到十堰市委宣传部,传达室的同志要求电话联系好后才能进去,记者致电新闻科,无人接听后接着又致电外宣办,在记者亮明身份后,一位女同志仔细询问记者采访意图,记者表明是关于丹江口水库水质的情况后,这位同志说,他们有现成的材料可以发给记者,在记者要求下方才进入宣传部。

到达外宣办,工作人员在核实记者证和工作证后,记者要求采访市环保局,这位女同志在给环保局的电话中,要求对方知道的情况说,不知道的就不说。在等待一个多小时后,她让记者到邻近市委的市政府大楼找环保局一位负责宣传的同志,并给了记者环保局那位同志的电话。记者立即前往市政府大楼,谁知到政府大楼询问环保局,里面没有这个部门,记者立即致电环保局那位同志,他告诉记者环保局不在市政府大楼里,办公地点离市政府还较远。他让记者更感意外的是,他说局领导都不在,他刚来环保局根本不熟悉情况,无法回答记者的问题,记者问他去神定河怎么走?他说他也不知道。

这时,市委宣传部外宣办的一位负责人给记者打来电话,记者告诉他,环保局办公地点不在政府大楼,这位负责人以为是记者听错了,他让记者回宣传部,记者回到宣传部后,那位女同志主动向记者致歉是她弄错了。记者纳闷的是,他们昨天刚安排其他媒体去环保局采访,今天怎么就会弄错呢?而且市委宣传部怎么会不知道市环保局办公地点呢?

稍后,这位外宣办负责人又安排一位同志将记者送到环保局,此时已经接近十一点,记者随即向那位环保局的同志打听去神定河的路线,依然被告知他不知,并说局领导都不在没有车,记者说自己打车去,随即下楼准备出发。在记者的坚持下,他去向局领导请示。过了一会,终于出发了。在车上记者向这位同志提出想了解的问题,但都被拒绝。当记者提出去神定河上的十堰市污水处理厂看看时,他说污水处理厂距离较远,在记者的坚持下,他说他要向市委宣传部请示。

路上这位同志一直在打电话联系,车到污水处理厂后,他还在联系。此时已经十一点多钟,污水处理厂的职工已经下班,在记者的催促下,他才进入办公楼。记者焦急中正遇到一位厂领导,并主动上前说明采访来意,这位领导随即将记者引进厂长办公室,厂长热情接待了记者,并欣然接受采访。

此时,环保局的同志依然在打电话联系采访的事。采访中,遇到敏感问题时,他会岔开厂长的回答,近1小时的采访,他催促记者数次。返程路上,这位同志向记者一再解释污水处理厂不是环保局主管的单位,他带记者来采访不妥,因此必须要向上级领导请示。

采访完后,记者向他提出提供神定河、泗河等河流2012年水质监测报告,他要求将其他环保部门向记者提供的丹江等水质监测报告拍照,并答应向领导汇报后提供。由于十堰离武汉有近500公里的路程,记者要下午赶至武汉乘航班回京,临走时还一再叮嘱这位同志提供监测报告。他爽快应允。

9月13日傍晚,记者收到市委宣传部提供的材料,并留言,“按照宣传部领导要求,现将有关材料传给您,请作参考……”但这材料根本不是监测报告。

令记者深感不解的是,近一周的采访,记者走访了丹江口市、淅川县、十堰市,丹江口市和淅川县环保局的相关领导都十分坦诚地面对记者的问题,并当即提供了记者所需要的水质监测报告。唯有记者在十堰市的采访不顺不说,环保局答应提供的水质监测报告却变成了市委宣传部提供的十堰市服务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和建设生态文明情况的汇报等材料。123下一页

福建植物染发粉

江西牛排

北京椅脚

山西粒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