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冶竭后重生从铜草花到玫瑰红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1:33 阅读: 来源:护腿厂家

大冶“竭后重生”:从铜草花到玫瑰红

在湖北省大冶市的龙凤山山脚下,曾经是年收入过亿的“砍树人”刘合伍,如今转身变成了“种树人”。  他将经营20多年、当地最大的家具厂交给家人打理,自己回到家乡刘仁八镇八角亭村,成立了一家原生态农林牧专业合作社,投身到二次创业中来。经过六年时间培育,如今,刘合伍的合作社被选为2015年大冶市果蔬园艺博览会的主会场接待八方来客。

在大冶,像刘合伍这样从“吃”生态到发展生态的人不在少数。伴随着这种转变,大冶这座资源枯竭城市逐渐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矿业兴与困  地处湖北“冶金腹地”的“铜都”大冶,素有“百里黄金地,江南聚宝盆”美誉,是全国六大铜矿基地之一、十大铁矿之一,硅灰石储量世界第一,其矿产开发史可上溯到3000多年前。唐朝时因“大兴炉冶”得名“大冶”,正式建县。一个“冶”字,定格了大冶千百年来的产业形态。  大冶市转型办负责人吴建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大冶是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19世纪末,清朝湖广总督张之洞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和设备,在此开办大冶铁矿和大冶钢厂,创办汉冶萍公司,拉开了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序幕。  改革开放以后,企业权利下放,大冶的资源开采强度逐渐增加。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大冶500多家矿山上,有近10万人参与采矿。当时,每9个大冶人中,就有1个从事矿业开采。  矿产资源产业是大冶的经济支柱。大冶70%的工业经济总量、60%的税收、70%的就业人口来源于资源型产业。  但地下财富源源不断地被运走,留下的是残垣断壁、满目疮痍。  大冶市龙角山镇是一座依托矿区建起来的小镇,资源枯竭前,整个矿区有近万名矿工。曾经,这处不起眼的小山村有电影院、医院和宾馆,因为消费能力高,矿工们甚至比城里人更早看到最时髦的电影。  1994年,龙角山矿发生尾砂坝溃塌,次年,龙角山矿的大部分职工,一窝蜂地“逃离”了坚守40多年的家乡,只剩下那些苍老的矿山,遗留着矿渣和坑口。龙角山随后撤镇改村。  在大冶,龙角山镇并不是唯一因矿产枯竭而从地图上消失的乡镇建制。原铜绿山街办也因资源枯竭而撤并。  不要带“血”的GDP  2006年,大冶“一矿独大”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达到极致,许多问题暴露出来。经济转型是大冶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必须超前谋划、及早部署。  2007年下半年,大冶发改局主动申报了“资源型枯竭城市”,2008年,该市成为全国首批“资源型枯竭城市”,转型由自发转向国家支持的自觉行动。  自2008年起,大冶果断决定向全市所有“五小”(小选矿、小洗矿、小冶炼、小选金、小矿山)企业亮出“红牌”,全面斩断“五小”企业污染源。  宁可减少财政收入,决不追求带“血”的GDP,大冶市市长李修武说,近些年,大冶对上千家五小企业“动真格”,断电源、拔杆子、拆机子、毁池子、拆房子、平场子……在2013年拆除217家“五小”企业的基础上,2014年大冶又关闭“五小”企业92家,实现全域无“五小”,减少工业产值近300亿元,税收6.5亿元以上。  2014年,大冶市因为在“五小”企业关闭中的卓越成绩,获得湖北省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考核县(市)第一名,获得奖励资金492万元,为全省县(市)之最。  大冶市局部环境污染亦因此得到有效遏制,环境空气质量明显好转,空气API指数二级标准的天数达到了330天,创历史新高,“光灰的大冶”逐渐成为历史。  大冶各项经济指标却不见大幅下挫。2014年,大冶市全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501.3亿元,同比增长10.1%;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00亿元,增长10%;固定资产投资538亿元,增长21%。  过去,矿业经济作为大冶经济重要支撑点,一枝独秀。目前,大冶市替代产业已经形成。机电制造、纺织服装、食品饮品、新型建材等四大产业集群发力奋进,2012年,大冶市首次挺进全国“百强县市”行列,2014年位列第93位,比上一年再进1位,连续三年跻身全国“百强县市”。  生态从“吃”到“养”  那么,是什么支撑主动转型后的新大冶没有废矿而衰呢?本报记者采访发现,一个重要原因是过去靠采矿、“吃”生态起家的老板们也开始随着城市转型而转换角色。  大冶市大箕铺镇的东角山下,曾经是本地名噪一时的矿老板曹洪俊,如今却做起了有机农业。站在鑫东生态养殖园楼顶鸟瞰,一栋栋整齐划一的猪舍,一排排望不到边际的豇豆……而在山脚下,一辆闲置的运煤车斜倒在葱葱郁郁的山脚下,似乎揭示着这里的过去。  曹洪俊说,他的养殖园原来是一间五小冶炼厂,占地20亩,2011年遭停厂拆除,于是他就利用废弃厂区的旧址建了一个农垦博物馆,在有机农业基础上,加入生态农业休闲体验游的业务。  而在大冶经济开发区内,有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是当地矿老板转型后所兴办。  黄石山力兴冶薄板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周劲松告诉本报,这家企业是兴冶矿业与黄石山力板带技术工程有限公司合资开办的钢铁深加工企业,设计年产各类板材120万吨。“20亿元投资的钱绝大多数是兴冶矿业出的,山力公司出技术和专业人才”。  周劲松回忆,2009年以前,兴冶矿业控制了12个矿山,随着资源枯竭,现在还挖得出矿的矿山已减至6座,“再过20年,大冶所有的民营矿山都会挖空”。正因如此,兴冶矿业决定转型。  与曹洪俊、周劲松被动转型不同,开家具厂的刘合伍属于主动转型。年过五旬的刘合伍经营着一家年销售额过亿元的家具厂,他完全可以守着家具企业,安安稳稳过日子。但刘合伍直言,制家具需要木材,得“砍树毁林”,“吃”资源、“吃”生态,“吃”了这么多年,“养”得“身强体壮”了,总得反哺生态才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大冶转型发展绿色经济、生态产业的消息传开后,一些常年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大冶人也纷纷返乡创业。刘才志,湖北瑞晟生物有限公司总经理,返乡前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十多年,一直从事农产品投资行业。“我的目标是流转土地5万亩,投入10亿元,把这里打造成亚洲一流的玫瑰精油生产基地,带动更多乡亲致富。”刘才志告诉本报记者,2014年,公司种植的大马士革玫瑰所出产的玫瑰精油每千克高达22万元,全年销售收入近8000万元,预计今年销售额可过亿元。  经济发展有容量,生态建设无限量。刚刚闭幕的大冶市“两会”上,李修武端出了一盘大餐:2015年,大冶市将设立20亿元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基金,扶持发展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汽车零部件、非金属新材料等新兴产业;力争引进投资过亿元农业项目4个,新增规上农产品加工企业6家,农产品加工总产值达到180亿元,增长15%。  “铜草多,铜铁窠”。昔日,一丛丛“铜草花”顶着穗状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三千年炉火生生不息。如今,蔚蓝的铜草花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像玫瑰一样火红的花海。制图/蒋皓明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