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六[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8:01 阅读: 来源:护腿厂家

六、一场游戏,主宰诺的一生

看着她们嚣张的模样,一时间,我竟然有点后怕。可能从来我都没有经历过什么,或者。。从来没有人给我半点委屈吧,记忆里的那个影子,似乎不让我受任何伤害,那种感觉好怀念,好怀念。不过眼前人的凶神恶煞,让我不得不小心起来。“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真是有口难辨,这些人到底想干嘛。

“漫漫姐,这女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叻。”那个刚刚甩我一巴掌的女生,看向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女的。然后装作一脸的无奈,反手又给了我一巴掌。顿脑袋里一片混乱,忘了还手,忘了对骂,忘了一切,只知道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喂,我们只是来叫你道歉,怎么,诺哥一死,你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躲有用啊!诺哥带你不错吧,啊!就你这女的,还比的过慢慢姐,诺哥当初眼睛就是瞎了。”他们口中的诺哥到底是谁啊?

那个被称为漫漫姐的女生,缓缓走到我跟前,一动不动的看着一脸惊慌的我,“怎么,当时不是很狂的说,我治不了你么。”她和那三个人不一样,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当时,你不是很狂妄的从我身边抢走严诺吗!还说什么不屑有我这个朋友么,怎么,现在不那么猖狂了?现在这么可怜兮兮的?!!你太会伪装了点吧!”

被她咄咄逼人话,弄得有点理亏。“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口中的严诺是谁,更不知道诺哥是谁!”眼睛里已经有泪光闪烁。

她无奈的笑了一下,摇摇头。“还装,呵呵。。你到底还要装什么?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装的?恩?我看在我们当初是朋友的面子上,我不动你。可是你什么时候当我是你朋友呢!什么时候顾忌过我的感受呢!”

“漫漫姐,别和她扯这些有的没的。”一个女生一把扯过我衣服,连续盖了三个巴掌,“对这种女的,我们说那么多有用不。”

“对啊,漫漫姐,你的心就是太软了”女生微笑的向我走过来,一股不祥的预感漫遍全身,扯住我的头发,狠狠往她的膝盖上送,我下意识的挡住了自己的脸“还挡啊!你还挡!”我感觉头被人一抛,肚子马上被踹了一脚。

退了几步,坐在地上,何时我有这么狼狈?“你就是命贱!当初你借助家族的力量来和我争东西!现在,呵呵,我要你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算不算很公平呢。”

“喂你们在干嘛!”当我正感到绝望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一个人影从我身边穿了过去,把那个叫漫漫的推开。“滚!老子不打女人,别逼老子动手!”而我的右手被人扶起。

她们四人嘘嘘想看,随后白了我一眼,走开。

看着那四个女的远去,自己不自觉的松了口气。“谢谢。”感激的看了一眼,许诺风和那个可爱的男生。

“耶?林晨呢?你们两个不是很甜蜜么,看到你在这里被别人欺负,他跑哪去了。”是啊,徐偌风如果不是这么说,一时间竟真忘了这个人的存在。我虚弱的笑了一下,体力不支的晕了过去。

“你醒了?喂,你被人打不知道打个电话啊!”刚刚睁开眼睛,晨的声音就满是责备的出现在我耳边。“我说你怎么就没有被人打残呢啊!”

皱着眉头听他的没完没了。等到他似乎要说完的时候。“我们分手吧。”话一出,病房里没有丝毫的声音。

“你给我在这好好养伤,我去给你买早点。”晨愣了一下,马上冲出病房。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不在乎我,明明不喜欢我,还不愿意放开呢。晨到底再想些什么?单纯的喜欢难道不能给我吗?

“这个时候和男朋友说分手,那谁陪你啊。”我疑惑的回头看了看说话的人。

“你在这啊,你叫什么?”小可爱坐在我身边。

“宏达”甜甜的笑容差点把我融化。。

“哦,呵呵,你怎么没有和许诺风一起啊,看你们倒是形影不离的。”弄了弄刘海,心里有点怪怪的,晨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我的心,已经被他左右?也对,我是他女朋友,心不被他左右那怎么当他女朋友呢。

“表哥给你买粥去了。”表哥?不会吧,我右眼皮跳了一下,不好的预感席卷而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要不要叫医生?”

看了一眼他,微微叹了口气,“没事。”说话的同时扯出一道笑容,我想,这笑容一定很僵硬吧,要不然宏达的脸也不会微微一顿,只是这细小的动作,也被我扑捉分毫。“你难道不要上课么,不用在这陪我了。”

并不是想下逐客令,但不好的预感使我不得不去把身边的一切排除,说不定不好就是从身边发出呢?心灵的颤抖让我不得不去提防,呵呵。。从小的娇生惯养,从小的万人之上,现在得到的却是被人唾弃,被人殴打,这是我想要的么?或许,这也是我自己罪有应得!!

“怎么了?你真的没事?”他紧张的看着我。

“当然了,好了,你走吧,我真的没事。”此时的我一点想和帅哥呆一起的心情都没有。。

他三步一回头的往门口走,搞的我像抛弃他死的,一阵无语~~甩甩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虽然烦烦的,但是脑子里却空空如也。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短暂的安静,把心里的不安慢慢埋在心底,只是越是控制,那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

心里的那根玄一直紧紧绷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随着直觉迅速的往院门口走去,‘乓’撞上一个护士手中的手术桌。“对不起对不起”马上鞠躬道歉。

在护士奇怪的眼神中,慌忙离开了医院。

“你看,前面好像发生车祸了。”几个三十几的女人从我面前走过,车祸?心里那根玄更紧了。

“不好意思,您说,前面车祸?”拉住一个女人,小心翼翼的问着,真想从她口中得到一个跟定的答案,真想她说不是。

“对啊,你不知道啊,脑浆都出来了。”另一个妇女忙插嘴“真不知道是谁啊,够倒霉的。”

‘小心’一个人把我推开。

记忆开始浮现,那个灰暗的影子终于让我看清了模样,他,是我男朋友吗?闫诺?嘴角的笑容勾起,只是那笑容背后的伤感,也脱颖而出。一边拨开人群,记忆一边涌现。

看着前方的情景一时间,竟没了反应,直到有人推我。“雅琴,你没事吧?”机械的回头,晨一张担心的脸印在我的眼睛里,那么像,怪不得觉得熟悉。

“我没事,你弟弟的死,给你带来很大困扰吧。”扯出一道微笑,脸上尽是凄凉,看着他慌张的表情,我好想笑,是的,我做到了,我笑出来了,笑着笑着,眼泪不自觉的流落,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本以为所有都可以变好,可是。。

晨耸了耸肩,做无所谓状,“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有弟弟。你快点回医院吧,在外面呆久了不好。”

“你看死的多惨啊。”

“看到没有,以后要是不小心点,以后你被车撞了怎么办。”一个女人拉着一个小男生,在一旁教育。

“真是的,撞的那么惨,会不会是仇家寻仇啊。”

“指不定呢,听说这个女人曾经被人逼着走投无路呢,说不定啊,就是自杀,找个人垫背的。”

人来人往,喧闹的都市,本就是如此不是吗。“我问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看着要离开的晨,为什么此时他的背影让我那么陌生。“徐偌风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是心里的压力吗?我现在的话中充满了浓浓的火气!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