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雯为苏越复出在他怀里死才是最大的圆满《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16:43 阅读: 来源:护腿厂家

安雯决定复出为苏越还债。

独家专访

87版晴雯为苏越复出后首度道尽心事

自从本月24日宣布“为爱还债”后,苏越的爱人、1987年版《红楼梦》(旧版新版)“晴雯”的扮演者安雯便备受关注。前天,在本报记者的再三邀约下,她首度接受媒体专访,当天她刚完成“复出”后的第一个工作:去电台录制《月满西楼》。而真实记录苏越出事后点点滴滴的《安雯:一个人的日子》也将要出版了。

这是一次足够真诚的访问,所有问题她都没有回避。提到苏越时,电话那头的她很多时候都在叹气、停顿,但言辞激烈并夹带悲凉情绪:“优越的环境养出了我的自尊,但没想到命运把我扔到这么一个艰难的境地。”至于以商演还债,她坦承很迷茫,但她不断强调自己是一个劳动者,不希望得到同情,而只要挣钱,大山里头的演出也愿意去。

本报记者 曾俊

为何决定“复出”?

我不站出来就没人救他了

广州日报:于你而言,“复出”毕竟是需要极大勇气和决心的事,有在自己内心挣扎很久吗?

安雯:我做事没怎么想过,要是想了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当时,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说,不能再沉默了,这个时候我不站出来,就没人救他了。十几分钟后,要开发布会的消息就发布在网上了。会上我泪流满面,特别真实。这个判决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有罪,一定要接受惩罚,要担当,但绝不是这个结果。如果苏越一审不是被判无期,我绝对不会出来。从去年3月他被拘留,快两年了,我一直被煎熬,可一审结果太震惊了,就像原子弹爆发了。

广州日报:“复出”的决定是什么时候做的?

安雯:一审结果出来以后,就想跟他一起去死。我当时不懂法律,完全懵了,认为这是最终判决,没有机会(上诉)了,所以做垂死的挣扎。后来接触了律师,才知道原来还有机会。我是一个知识很丰富,常识很贫乏的人。判决当天一审律师没有通知我到庭旁听,但得知消息后,我就换了手机号码,觉得(钱)是个很敏感的问题,跟别人诉苦都是很麻烦的事,没有办法请求人帮助,所以不和任何人联系。11月14日开了微博,和现在的经纪人在线上联系上了,才商量出这个决定。很多朋友都要捐钱给我,我说很谢谢你们,但请你们给我活下去的尊严。

广州日报:以后就把心门打开了?

安雯:我给所有认识的、有能力、知名的人打了电话、发了短信,请求救救苏越,有的人回信息了,有的人没回。我现在不想要什么名和利,也不为自己。我也发誓以后不会在公开场合掉一滴眼泪,不让别人看见我的痛苦和软弱,宣布出来劳动时我觉得很悲凉,到了这个年纪去面对这些很难过,难过我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命运。

还债信心哪里来?

“不向命运低头”,这点和晴雯很像

广州日报:你和苏越之前都说没有法律上的婚姻关系,似乎在为案子做切割,可这次你又主动站出来称为爱还债,这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

安雯:婚姻关系和爱一点不矛盾,我一点都不在乎我们是什么关系。法律规定,即便离婚了,婚姻存续期间发生任何事我都是有责任的。很多人都说苏越是为了给我免责才跟我离婚,我们有离过婚吗?苏越这么说是做最后的挣扎,现在想保护我已经晚了,这份对我的爱是糊涂的。

广州日报:但这并不妨碍你最终站出来。

安雯:我这么做是对我们23年的爱的回答,是人都会这么做,没必要把我拔得那么高。

广州日报:对于扛下几千万的账,你的信心从何而来?

安雯:没信心,我很迷茫能不能做好,这么大的事,是我一个小女子轻易就能扛起来吗?但我必须得坐下去,最大大不过生死,我做到死行吗?死亡是最大的解脱,但我必须在他的怀里死,这是最大的圆满。

广州日报:家人朋友对你不顾一切的做法有反对吗?

安雯:我一个阿姨和我说千万不能这么做,会很危险,我说,要是怎么都是死的话

做手术去法令纹需要多久

怎样让头发毛囊再生

激光祛痘印的价格是多少

手术去疤痕安全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