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湖北恩施庙堂之法走进山区百姓家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4:37 阅读: 来源:护腿厂家

2013年恩施州委、州政府组建恩施州法治建设专家委员会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要求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然而如何通过基层法治建设推进国家治理能力、治理体系现代化这个中央命题,需要地方以自己的改革实践递交可供借鉴与复制的答卷。

湖北省恩施州作为“老少边山穷”的偏远山区,经济发展落后、社会矛盾丛生,近年来,依托“法律顾问制度”的发展契机,采用市场机制,内牵外引州内外律师资源,打造出了一条“律师进村、法律便民”的基层法治建设新路。“以前我们有事先找政府,现在我们有事先问律师,这样做我们心里更有谱。”万寨乡伍家台村村民叶朝敦如是说,他们参与和见证了恩施州法律服务体系日益完善的过程。

基层纠纷化解有妙招

从2011年到2013年,恩施州信访量连登湖北省“前三甲”,赴省进京越级上访、重复上访、非法上访中,涉法涉诉信访占60%以上。2015年恩施州进行历史纠纷矛盾排查的数字也显示,该州农村婚姻家庭纠纷、邻里纠纷、山林土地纠纷易发、高发,占总数的57.8%。

恩施州通过将律师顾问团引入乡村社会,建立“律师咨询所”,“联席会诊”;搭建“田间调解室”,现场纠错;发放“便民服务卡”,“遥控普法”。这些现已成为农民依法维权的重要途径,使基层社会矛盾连年递减,让恩施州从上访“重灾区”成为少访的“和平区”。截止2015年3月,恩施州已建成律师顾问团93个,2400余个村居成立了“法律诊所”。参与法制宣传2300余场,提供法律咨询12.5万人次,调处纠纷7900余起。律师顾问团参与纠纷调解,为政府降低社会管理成本。

律师顾问团不单单为老百姓提供法律服务,参与社会矛盾纠纷调解,还起到了为基层政府提供法律咨询意见、帮助政府把关、审查政府议案、接待处理涉法涉讼案件的重要作用。邬阳乡在对金鸡口库区移民进行补偿时,因双方在补贴标准上无法达成一致而导致矛盾不断,之后,乡政府采纳律师团给出的“库区移民的要求为正当合理”建议,最终对移民追加了800万元补偿款,使纠纷得以扫尾。屯堡乡鸭松溪村综治专干表示:“‘律师进村,法律便民’活动开展以来,农民遇到林权纠纷、征地补偿等问题一般主动咨询律师,‘庄稼人’都成了‘法律人’”。

基层法治宣传有帮手

恩施州8县市约400万人口,仅有337名律师,律师资源不足。为盘活乡土法治资源,恩施州聚合州内外律师资源,使得全州各乡镇办实现全覆盖,将现代与传统力量结合起来,坚持专业律师引路、乡贤能人找路、村组干部拓路,使基层治理“走得稳”、“走得实”、“走得远”。

该州208个村居有大量老干部、老党员、老退伍军人、老医生和老教师,这些乡村“五老”在“熟人社会”学识高、权威强、办事公正,是大家信得过的“自己人”。恩施州通过律师培训,将乡贤能人培育成“法律明白人”和“新乡贤”,让他们成为法律宣传与基层治理的重要帮手。高台村老干部向奉久激动地说,“以前调解矛盾纠纷大多用的土办法,经过律师培训后,掌握了新办法,处理问题更有效了”。

“律师进村、法律便民”制度建设以来,“律师诊所”开到村居,村组干部与律师共同“坐诊”,干部不能“任性”,办事依法,服务精准。村组干部也成了普法建设前线的排头兵。2014年,三坝村通过“法律会诊”,成功解决了向德会、向德秀及相邻8家农户占地赔偿问题,最终,邻里和睦如初。

基层治理机制有保障

以前的恩施州,基层村组干部责任不明,管理程序不清,治理机制“空白”。基层社会出现矛盾纠纷,不是不解决,而是解决不规范、不按程序解决,解决不彻底。鉴于此,恩施州以“普遍建立法律顾问制度”为契机,为基层矛盾纠纷化解定程序、成规范、塑机制,为基层矛盾化解分级、分类、分流,使基层治理“因制止乱”、“因制而远”。

该州鹤峰县邬阳乡乡长汪娟表示:“组是我们接近群众的最基本单位,管好了每一个组就管好了每一个家庭,我们的法治也就找到了根基,落到了实处。”恩施州沐抚办事处就通过“层级调处”制度设立组——片——村——综治干部——主管领导的分层“调解链条”,将矛盾化解于小组,实现源头治理。沐抚办事处田贵周谈到:“《沐抚办事处矛盾纠纷层级调处意见表》就像一根绳子一样,一头拴着农民,一头拴着干部,大家都规矩起来”。到2014年11月30日,沐抚办事处共发生各类矛盾纠纷76件,73件得到成功调处,调解成功率为96.05%。其中,组长直接独立调处矛盾纠纷42件,占57.53%;驻片干部及村级调处成功26件,占35.61%;仅有4件在综治维稳中心成功调处,占5.5%。

恩施州以“律师进村、法律便民”为主题的法制改革,打造了小组治理的微型机制、矛盾纠纷的筛选机制、公共财政的支持机制,并将基层法治社会建设与乡土内部资源相结合,真正实现了“以小杠杆撬动大治理”,使基层社会治理真正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作者:华农宣 )

内江设计西装

牙克石定制工作服

商丘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